原来,有梦想是这种感觉 金仑追梦男孩

「原来,有梦想是这种感觉......」

浑浑噩噩的平庸上班族,被太平洋的风吹醒了烘焙梦......

乘坐火车,从台东沿着南迴铁路出发,过了拥有「全台湾第一道曙光」的太麻里车站,下一站便是金仑。金仑并不是一个热门的观光地,夹在太麻里与早已废站的「全台最美车站」多良之间,金仑最为人所知的景点,便是天然温泉。

台湾最美的隧道也在这里,金仑火车站附近走个三分钟,就来到这个外表一点都不美的隧道口,不但下了雨会积水、还带了一点飞禽排泄物的不良气味。但只要忍耐一下,沿着黑暗再向前多走几步路,就能迎来一整片太平洋的壮阔蔚蓝。

距离这个隧道不过三分钟的脚程,一间佔地不大、房间少少的,但却藏了大量自由空气在里头的民宿--打个蛋海旅,打个蛋,是排湾族语中「睡个觉」的谐音,两位管家山姆、吉米,希望每一位造访此处的旅人,靠海近了,心,也能很自然地也跟着沉静了下来。

打个蛋海旅的故事,同时也是管家吉米开启第二人生的故事。

原来,有梦想是这种感觉 金仑追梦男孩

 

+++++

吉米是台北人,跟大部分被困在都市牢笼里的青年相仿,浑浑噩噩、没有梦想。

早上被闹钟叫醒,带着倦意出门。他一直是个乖孩子,顺着长辈的意见读了资讯管理系,出社会以后在资讯业工作,但大部分的时间都觉得人生无趣。为了达成主管的无理要求,他朝九晚九、拼命加班,但却甚少没有获得实质鼓励,眼看年纪都快三十了,换了好几次工作,薪水嘛,还是远低于国民平均薪资所得。

他对自己有点失望,对世界有些迷茫,愈羡慕那些能够与人侃侃而谈的成功人士,愈把自己敏感的心折叠封闭,不愿与人接触。偏激最盛时,就连多年伴侣山姆升任连锁饭店高阶主管,吉米也无法遏止心内的反感。

「我很不平衡,为什幺他那幺顺遂?好事怎幺都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即使知道山姆从基层熬起有多辛苦,但吉米封闭了自己的心,对世界万物都以负面思考为出发点。

听着吉米诉说这段过去时,我正在「打个蛋海旅」一面吃着他亲手作的早餐。今年,是他离开过去那个自己、离开台北的第四年。

原来,有梦想是这种感觉 金仑追梦男孩

 

+++++

「当时想要回去的因素很多,山姆的爸妈想回乡退休,我也觉得不如离开台北发展看看,」山姆是在都市长大的原住民。排湾族与阿美族混血的他,老家其实在台东金仑。对台北的生活赶到厌倦至极,吉米準备跟山姆一起返乡,在金仑开设民宿。

即便今日金仑亦不是观光发达的地区,四年前更是万事待举。仅有的几间温泉业者设施也相当简单,打个蛋海旅在金仑是第一家主打慢活路线的旅宿业者。距离遥远、创业不易...种种原因夹杂,吉米的母亲持反对意见。

「妈妈觉得,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上班,我应该待在台北,继续以前那样的生活。」吉米苦笑道。最后,是山姆把吉米妈当成投资人一般,登门拜访、把返乡创业计画书製作成简报,逐项向吉米的妈妈检视。三顾茅庐才让吉米妈点头答应。

金仑地区多数民宿都集中在温泉区,山姆跟吉米却选了靠海的金仑火车站附近开启了民宿事业。小屋面积并不大,只有四间客房与一个小小的Lobby,但整体布置却显得悠闲有緻,从无到有虽然辛苦,但也是按部就班地开始营运了。看起来一切都就绪了,吉米的人生应该是从此刻翻转的吧?

错了。人从来不会因为换了一个环境就自动换了念头。打个蛋海旅的开张,为吉米,带来了更直接、更剧烈的自我质疑。

「我们一直吵架、什幺都可以吵,他也很气我不跟客人互动,」打个蛋创立初期,山姆台北、金仑两头跑,吉米负责打理绝大部分的民宿事务,他立刻面临一个严峻的考验——他并不擅长与客人交际,只要山姆不在场,他与客人就陷入绵长的沈默之中。

他当然也有尝试,可是,一旦客人对他释出善意,那个对世界充满敌意的自己瞬间就又回来了,「我会下意识觉得,这个客人好虚伪!」谈起这段过去,吉米坦承当时的自己,还在调整对世界满满的恶意。

有客人在的时候,吉米的社交压力如影随形,没有客人的时候,他一个人待在民宿里又容易胡思乱想。打个蛋刚开业时客源并不稳定,吉米的情绪就如三温暖一般上沖下洗,陷入恶性循环。

「我想,这次大概又要失败了吧,就跟过去每一次失败一样,我注定就是个失败的人了,」儘管从打个蛋走五分钟就能看到壮丽的太平洋,吉米的心却仍然困在枷锁中。

原来,有梦想是这种感觉 金仑追梦男孩

 

+++++

很难想像,改变的契机竟然是一顿早餐。

「我们两个人本来都不会做菜。」金仑是山中的小村落,餐饮选择不多,打个蛋海旅标榜让旅人来此放鬆、慢活,提供好吃的餐食自是必备工作。两个门外汉尝试了多种形式,邀朋友来试住、试吃。结果,朋友放下刀叉,板着脸说:「你们要听实话吗?这种水準,我以后不可能再来住。」

对于大部分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吉米惯常的态度就是视而不见。但很奇妙的是,对于餐点,他却有着越挫越勇的毅力。

他开始在Youtube上搜寻烘焙教学影片,也上网买了一台烤箱,就着简易的器具开始做西点打发时间。渐渐地,他发现自己在烘焙确实有些天份,进步的很快。原本只是拿来打发时间的作品,竟然得到客人的一致好评。

有国外的客人离开台湾后,还不顾昂贵的国际运费写信来订购吉米手作点心,也有客人退房时,不经意地对吉米说:「这几天最快乐的事,就是吃到你做的早餐!」过去吉米总是质疑客人的善意,但如今,他一边揉着麵团,一边确确实实地感受到,心里有一淌暖流正在徐徐加温。

「以前,我不知道人有梦想是什幺感觉,开始做烘焙以后,我才发现,梦想就是做一件事情,无关利益,你是全然开心的。」以前的吉米,从来不主动认识新朋友,但现在他用「玩」的态度,打开心房、开始愿意与人切磋,甚至因缘际会认识了有法国蓝带标章的私厨主人,成为莫逆之交。

我与吉米的谈话,确实是从他端上早餐之后才开始的。过去害怕跟客人交流的他,如今能够友善而亲和地介绍着食材、以及自己製作这份点心的初衷。他不仅替客人做早餐,也提供下午茶,连续住宿的客人也被他视为家人,尽量端出不同菜色,让客人每天都期待即将上桌的早餐。遇到能聊的客人,甚至话匣子一开,五、六个小时停不下来。

原来,有梦想是这种感觉 金仑追梦男孩

 

+++++

纯朴的金仑正在改变,令人又爱又恨的事情正在发生。

只有在童话故事里的筑梦过程,才会全是美好画面。曾经,颱风过后对外交通中断,电信公司的基地台也被吹倒,吉米被困在部落整整三天,食材投资都泡了汤。曾经,财团的手伸进部落里头,要在纯朴的山中盖起水泥大楼,岂是几位返乡青年能够抵抗的势头。至于满满的接待奥客经历,那是每一位民宿主人的基本配备,这里还是略过不提。

幸好,吉米还有山姆、山姆的家人,以及他们一同守护的信念。

「我很清楚知道自己喜欢做什幺事情,所以,烦躁低潮时,我可以尽量转念觉得,人生不正是因为这样才有趣吗?」这几年吉米在金仑遇见的挑战,远胜过去三十年在台北当个上班族的总和,但,心定下来了,他不再惶恐,也甚少埋怨了。

除了打个蛋的旅宿生意、自己的烘焙工作,行有余力,山姆与吉米也与其他返乡青年组成协会,替部落的孩子们进行课后辅导。不仅教学校里传授的那些知识,也教孩子们跳原住民舞蹈、讲母语,试着在快速入侵的都市化步伐中,尽力将部落文化传承。

如果从前的吉米看到这些画面,他大概会说:「哎,真倒霉,小虾米怎幺拼得过大财团。」「别再白费力气了,这些努力注定会失败吧?」然而,现在的吉米,却能向外界付出自己的爱,不再质疑为何好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为自己每日每日迈出的每一步,都是一件好事。

在打个蛋海旅住宿的那几天里,另一位客人----姑且称她做「任性女」吧,她与山姆已是多年老友,自然见过吉米从前封闭的一面。她偷偷拍了一张吉米与客人闲聊的侧面照,在 IG 这幺写:「你们不是我,你们不知道我看到现在的吉米有多感动。」

是吧,因为热情,因为梦想,面对现实世界种种磨难时候,我们还能拥有一些,不轻言放弃的力量。

原来,有梦想是这种感觉 金仑追梦男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