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出版场合里最重要的能力之一:闲聊

国际出版场合里最重要的能力之一:闲聊

历年出版经纪与版权人才研习营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编辑、版权人期待的一期一会,可以在台湾就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畅谈各国文化、书市的差异,这是在兵荒马乱的各国书展都难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届版权营,同样邀来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们有的是成功将手中的故事卖到全世界的版权代理,有的是买下台湾好书的外国编辑,他们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幺呢?

2018第一场讲座由两位版权交易经验丰富的台湾人版权交易最具经验的老手──庄静君与谭光磊──率先登场,从最实际的「如何逛书展」讲起,进一步分享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国际书展上拿下好书版权,或进一步把中文好书卖到海外?

身兼爱米粒出版社总编辑与资深版权人的庄静君,参加全球知名的法兰克福书展已经二十一年,从她1998年代表皇冠出版社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开始,每年秋天的长征便不曾间断,创下令人折服的纪录。

庄静君回忆当时,皇冠的翻译书其实还不多,连后来脍炙人口的「Choice」系列也还在筹备,因此首次去书展,就先约见「已有合作」的外国出版社。此之,她当时就很想签下马奎斯作品的版权,所以每年都会和他的经纪公司碰面。

评论起第一次参加国际书展,庄静君说自己太紧张,还带了很重的水晶柿子到处发送当礼物。她笑说,那次察觉到很多外国出版人并不像她那样拘谨,有些碰到熟识朋友的摊位,一屁股坐下、跷起脚就开始说话,相当随性。当时她就想:总有一天,自己也要像那样谈版权。

2004年入行的谭光磊则说,第一次的法兰克福书展自己是绑着马尾、穿着改过的爸爸西装裤去参加的。一开始自己不清楚各馆的相对位置,傻傻的「被」客户排约,结果就是在六馆和八馆之间疲于奔命。

谭光磊说,参加书展最要紧的是「提早準备」。10月的法兰克福书展,往往在7月就排完约了,饭店更甚至一年前就订好,不然价格三级跳、甚至完全订不到。

跑国外书展,最重要的绝对是人脉的建立,这不免受到语言和文化的限制。比如说,法兰克福书展的展期是週三到週日,但一般没有打进欧美版权圈的亚洲出版人不会知道的是,很多欧美出版人在书展开始前的週一週二,就在附近的大饭店开「会前会」,没有足够坚强的人脉,不只没有参加会前会的机会,还容易被排到书展最后几天,在彼此都已经非常疲惫、弹性疲乏的状态下讨论,会议品质大打折扣。

亚洲人确实有「不在欧美社交圈里」这样的弱势,所以想清楚要「为什幺去书展」,就显得格外重要。是要去买版权?卖版权?还是长见识?版权经纪的战场通常是专业展(以B2B的授权或外销为主)而非零售展(开放一般读者进场),想卖版权最好能先把资料备齐,像是翻成英文后的字数或页数提供买方参考;想买版权就先看过对方提供的书单、聚焦有兴趣的书目再开会,不仅是尊重对方的表现,还可以把时间留下来聊天。在国际出版的场合,懂得闲聊非常重要,一来讨论彼此国家的书市状况,对方可以针对需求快速推荐适合作品;二来进一步加深关係,找到共通话题,对未来的合作也有助益。

欧美国家相当强调编辑的个人特色,品味类似或有交情的编辑甚至会有「跨国」的朋友圈,彼此经常聚会、分享自己最近买了什幺书,这种横向的连结,往往能让一本书在迅速卖出好多国版权。。版权研习营的目的之一,就是让这些欧美的顶尖出版人,藉由来台参访的机会,与本地的编辑建立友谊,埋下日后国际合作的种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