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10元割包皮医疗失误‧细菌侵睾丸少年恐不育

当年10元割包皮医疗失误‧细菌侵睾丸少年恐不育(吉隆坡28日讯)一名巫裔母亲申诉,她现年14岁的儿子,在10岁进行收费仅10令吉的割礼,即割包皮手术时,却疑医生使用不合规格的割礼医疗设备,导致儿子的睾丸严重受细菌感染,从此无法传宗接代。这位母亲乌米(40岁)说,她是应学校及联邦直辖区宗教局号召,让长子依斯哈于参加集体割礼。可是,在发生这起医疗失误后,她从马大医药中心医生的割礼调查报告,发现负责割礼医生所使用的医疗手法和设备不受卫生部承认,或许因而导致属微创的割包皮手术变得如此严重。357小孩集体行割礼“我们事后调查下去才知道真相,而我事发当天,在手术前签署的同意书,内容竟是若发生任何事将不允许追究主办单位。我当时是被骗了!”她週二在马华雪州公共投诉及服务中心主任拿督汤木律师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指出,她原本拒绝孩子参加割礼,但宗教局希望凑够人数,进行每人10令吉收费的割礼,所以她才放弃支付约100令吉,带孩子到私人医院接受割礼的念头。她披露,主办单位把孩子带至蕉赖的一间清真寺,现场人山人海,共有357名小孩正等待接受割礼,其孩子从早上7时30份等至下午5时才接受割礼。“当时,我连坐的位子都找不到,唯有在外面等待依斯哈结束割礼,但期间一直听见依斯哈在大声叫喊,我的心痛极了;但结束后,他还能如常排尿,一切还是好好的。”睾丸肿黑难如常排尿乌米忆述,直至隔天早晨,依斯哈的情况逐渐严重,不能如常排尿之余还一直辛苦地大哭,当时她曾致电负责割礼的宗教司询问详情,但后者一直未接电话。“无可奈何下,我唯有载他到附近诊疗所就医,未想到医生说事态严重必须立刻到医院接受治疗。”此时,她开始激动落泪地说,家人在依斯哈送往马大医药中心途中曾检查其下体,睾丸处已呈黑色且肿大,一路上就只听见依斯哈辛苦喊痛的哭声。医生诊断无法製造精子乌米声称,最令她难以接受,乃是医生阐明因依斯哈的睾丸严重受细菌感染,导致往后影响製造精子的功能,从此再也无法生育。“就这样,孩子从此变成不育了。当时他才不过是10岁!”他还说,医生已诊断依斯哈经历这次重创后,将影响依斯哈往后的性生活;儘管阴茎仍能在性生活中如常勃起,但就无法自行製造精子繁衍下一代。“医生曾说他还处于发育年龄,在日后就睾丸表皮接受外科整形手术后,或许能修复睾丸功能,但是绝不可能恢复至从前般。”取用大腿皮肤修复表皮由于事态严重,院方安排依斯哈进入加护病房,还强调细菌感染已严重侵蚀睾丸至腹部表皮组织,必须立即割除受感染的皮肤组织,否则性命将不保。“医生要求我们联络负责割礼的医生,到底用了甚幺药或器材,以便能对症下药;但宗教司和相关医生一直诸多推搪,不是说生病,就是公务繁忙不能来。”她披露,依斯哈于加护病房度过了15天,之后转至普通病房卧床治疗长达两个月,期间共进行11次切割及修复受感染的皮肤手术,导致腹部表皮留下6X6吋的永久疤痕。“受感染且割除的皮肤範围实在太大,医生被逼取用依斯大腿的部份皮肤。”医生破产难追讨赔偿金乌米称,由于关注孩子面对的后遗症等生理和心理上的伤害,因此在筹备数年后,她在入稟高庭提出诉讼,并把联邦直辖区宗教局、医疗设备公司及负责割礼医生列为答辩人。“但后来才知道,涉及公司和医生却声称倒闭破产,所以追讨赔偿几乎是没可能的事。”她说,法庭也曾劝告她,若要获得赔偿,就必须放弃起诉宗教局,但她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说法。将向廖中莱反映汤木说,他将撰写投诉信向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反映此事,要求儘快调查这项医疗失误事件,至少还给依斯哈一个公道。“虽说诉讼还没结案,但已很明显随着涉及公司和医生宣布破产倒闭,事主也难以追讨实际的赔偿金。”他披露,其实负责割礼医生理应就此微创手术购买保险,以承担手术失误的赔偿金给受害者,但医生却没有这幺做,这是一些非常不专业的作法。他也希望,各界善长仁翁或专科医生等,在阅读有关新闻报导后能够伸出援手,以让依斯哈能够到国外进行外科整形手术,儘量修复其睾丸功能。性格变得孤僻乌米指出,依斯哈受此重创后,从此性格大变,从开朗调皮的性格转变成孤僻沉默寡言,甚至很怕同学知道他的经历。她说,幸好家人一再给予鼓励,他才于近期心情有好转。“也幸好他并非独子,还有一名弟弟能够为家里传宗接代,否则真的是愧对我的夫家。”投诉多次没下文乌米说,她多次向联邦直辖区宗教局、医生和提供割礼设备的公司投诉,惟没有任何回应,而孩子在两个月求医期间,医药费已花掉约1万令吉,却没有任何涉及人士愿意给予援手。“直至我于早前上报投诉后,宗教局和相关医生才找上门来,但也没有给予实际协助,而医生还指责我导致他损失了数百令吉收入。”她称,最终马大医药中心慷慨地免除依斯哈所有的医疗费用。‧2012.02.2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